分类
随想

在家上课的第三周

新型冠状病毒先横扫国内,再称霸世界,成了开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。新年初三,武汉封城的时候,我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宅在家里整整两个月。

虽然学校还没开门,但谁也无法阻拦开学的脚步。上网课三周,有着各种各样的想法,但最后却说不出一句话,千言万语只得汇聚成一句——好累。

读大学快两年了,从没觉得这么疲惫过。五六门课,罪大恶极。可以在课前布置预习作业,可以在课上进行快速答题,可以在课后留下复习作业。网课平台,助纣为虐。以往可以拖一拖再交的作业,在系统设置的冷冰冰的时间线面前,显得楚楚可怜。90秒的签到,错过即再也不见,就是盯着屏幕看九十分钟整,也算旷课,谁叫你不注意,不戳一下屏幕呢?

上个学期,因为一次超常发挥的课堂报告,执教的副教授邀请我加入他的研究项目组。我为了跟上项目组里前辈的脚步,在短短几个月内学会了格式把戏,老师称赞我后生可畏,感觉逼一逼自己,还是很厉害的。

刚入学的时候,经济学老师在课堂里问谁准备考研,那个时候我信誓坦坦和旁边说,我不考研。那个时候,我确实没有一丝准备参加考研的想法。我想,考研的收益并没有毕业直接参加工作高,何必费尽心思,去赌一场明知道成功率不高的博呢?

过了半年,突然想出国读研究生,找了个微博上看到的中介咨询以后,发现花费并不是家里能承担得起的。家里倒是很支持我出国,但我知道那只是语言上的安慰罢了。那个时候,要是他们真的坚持送我出去,我可能会和他们打一架呢。

再后来,一直到现在,我的目标成了考研。怎么说呢,再怎么算,考研花的钱也比出国少,付出的努力,应该也差不多。考上了,皆大欢喜,考不上,也不算坏。

好久没有碎碎念了……

希望疫情能快点结束,一切恢复正常吧。

分类
随想

陀螺

这个世界如同一只巨大的陀螺。

暑假开始前,我打听到我所就读的高中,这次高考发挥很不理想。

前天数学辅导课上函数,我问老师,幂函数、指数函数好像有点用场,可对数函数就……

老师说,对数函数确实不如其他两种函数的使用范围广,但有的时候,数学的一些元素并不是为了使用而去学习,而是为帮助逻辑思维奠定基础。强有力的逻辑思维,能让自己在处理问题时去讲清道理,而不是满地撒泼又打滚。

中途休息的时候,他对我说:“这个世界就像一只陀螺。”

这个世界就如同一只巨大的陀螺,人们不均匀地分布在陀螺的每一处。陀螺飞快地旋转着,因为存在离心力,边缘的人就会被毫不留情地被甩出去,越向外便越危险,越向内便越安全。而想要接近陀螺中心,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方法,就是努力提高自身,不被时代所淘汰了。

我喜欢这个老师,他见多识广,在香港和美国加州都留过学,最厉害的是他高中是在那个衡水一中念的!想必这种经历,使他日后能撑过所有苦难的磨砺。

和眼界开阔的人交流,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。不同于和同龄人沟通,我会听到更有逻辑性的想法、更有说服力的忠告、更多有意思的经历。教育使我的思考具备逻辑性,时间推移使我有大把经历能诉说,我真心希望再过几年我也会成为一个富有哲理的人。

老师对我说:“等你上了大学,你会发现,你的眼界瞬间变得开阔,大把的时间供你去探索这个奇妙的世界。”

啊,还有3天,我的高三生活就开始了。

分类
随想

标签人

那些喜欢给自己贴标签的人,挺烦的,不过说不上厌恶罢了。

他们是这样子的,别人说: “我平时都会xx哦”,他们便起劲地跟着:“对对对,我也是这样!”,别人说:“我是一个这样的人呢”,他们便会:“对对对,我也是这样的人呀!”。有的时候我问他们,大家不也都是这样的吗?他们好像利益受到侵犯似的,赶紧又去找下一个可以给自己贴的标签了……

我明白。他们这样做,是想让大家知道,他是一个怎样的人,他的性格、喜好都能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大家。这个方式挺委婉的,可是用多了,就让人厌烦了。

除了给自己贴标签以外,他们还喜欢独占自己的标签。经常在微博上看见有人说,有一种类型的人很多,他们无法将自己喜欢的东西藏着掖着,于是便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分享给自己喜欢的人,可是当大家都喜欢上这个东西时,他们便会失落、会觉得:这样东西受到玷污了,是自己先发现这好东西,是自己很有眼光的。

我明白,以前我也是这样的孩子。

但是,有一天突然想明白了,自己喜欢的东西,告诉了大家,让大家都喜欢上了,这是件好事情。而且,分享给大家的好东西越来越多时,大家都知道你的眼光好,能给大家带来开心的体验,于是你就走在潮流前面了,大家都会跟着喜欢你喜欢的东西,这真的很很酷!

所以,虽然很烦标签人,但是我能理解他们,能体会到他们的心情。

只属于自己的宝物,它发出的光芒就只能被自己所看到。

属于大家的宝物,它发出的光芒想必亮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