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经历

收发2019

过去的一年里,我有了一个新爱好——寄明信片。

其实早在四五年前,我就给远在日本的朋友寄过明信片,但那个时候只是当作一个传递问候的工具,虽然是认真写了,但是却塞在了信封里,还迷迷糊糊寄了非常贵的国际挂号……所以严格来说那次应该寄的是信吧?

仍然是那个朋友,告诉我Postcrossing这个网站的存在。本来我只是随便浏览了一下,并没打算认真玩。没想到随机获得了地址以后没有办法取消或者退回。于是,在五月的时候我寄出了最初的5张明信片。

收到随机地址的时候,我手头没有邮票,也没有像样的明信片。我东翻西找,最后在书柜里找出来两套钢笔画的明信片,画的是上海的曹杨工人新村,说不上好看,但是够简洁,够干净。说不定外国朋友会喜欢呢,我是这么想的。拿出五颜六色的水笔,乱涂乱画一通以后,五张满载我友好问候和自我介绍的明信片躺在了书桌上。

第二天,我攥着五张明信片,走去离家最近的邮局——1公里远。第一次去柜台寄明信片,还有点紧张,怕寄不出去。还好,最后除了柜员姐姐在输入印度尼西亚的缩写时遇到了一点问题以外,所有的明信片都成功寄出了。

大约在一个月后,网站发邮件告诉我,我的明信片全部陆续抵达了目的地。又过了一个月,我的信箱里第一次出现了写着外语的明信片。说实话,从信箱取出来的时候,真的挺开心的。从没想过我还能与外国朋友通信(严格来说不是通信,因为有来没有往,有往没有来)。像是魔法。

后来,我又发现了一个国内的明信片交换网站,叫做I Card You。在那里,我遇到了许多朋友。寄国内的速度比国外快多了,几个月下来,收发数量都过了百,我用来收纳明信片的小塑料箱渐渐容纳不下那么多明信片了。

在明信片里,有的朋友分享快乐,有的朋友诉说苦恼,有的朋友知道了我的秘密,有的朋友告诉我秘密。明信片真的照亮了我的生活,收发明信片真的太有趣了。

暑假的一天,我正走在去驾校的路上,手机突然弹出了通知。一封新的电子邮件,是Postcrossing的私信。一位美国用户告诉我,他愿意和我Direct Swap,也就是不通过网站直接交换明信片。他告诉我他可以寄我愿望单里的明信片,也希望我能寄他喜欢的。他说,他会寄一些我喜欢的明信片,但我只要回寄两张就好了。他还说,希望我不要有心理负担,因为他非常享受寄明信片的过程,并不要什么多余的汇报。还有这样的好人?

拿到地址以后,我寄了一张上海风景,一张上海插画,贴了世博邮票,便寄出去了。然后,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。

开学以后,我收到了放在信封里套寄的两张明信片,确实是我喜欢的类型。于是我拍了下来,然后向对方发了电子邮件,告诉他我已经收到了明信片。没多久就受到了回信,对方表示还没有收到我寄的,但是很开心我已经收到了,他还会寄更多的,但不需要回寄。

什么?

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我每周开信箱,每周都会收到美国寄来的明信片。各种类型,全是我喜欢的。上面贴着可爱的贴纸,写着温暖的问候。

我开始认真考虑于这位陌生朋友的关系了。开始,我发了一些邮件,介绍自己的生活。他也回一些邮件。来来回回,收发频率越来越高,我们互相都越来越了解了。

十一月的一个周末,我收到了一个包裹,是这位美国朋友寄来的。拆开以后,我欣喜若狂,是漫画和超人的挂件!真是非常体贴,非常大方的人啊。

后来,我也寄了一些礼物给他。

再后来,我们成了Forever Friend。

这大概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神奇的事情吧:开始一段跨太平洋的友谊。

不知不觉,在收发明信片的喜悦中,一年结束了。

希望今年也可以开展奇妙的明信片旅程吧!

发表评论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